5281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1006|回复: 14
收起左侧

最后一支舞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3 1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会员

x

; p0 W7 c  \. e1 {% Z- T- A: ]. {' X% ?" a5 j
写在前面的话:) }! C7 e( r& p8 N) V$ ^
      去年八一,我还发朋友圈祝你节日快乐。而今年又快到八一了,你却不在了。无法再向你道声节日快乐,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,缅怀你。我知道,你灵魂还在。3 {0 x( b% [! h) a% }2 ^

: [: ]! j" [1 ~' K+ s" u, t7 m
01
邱苒走出机场航站楼,看到首都蔚蓝的天空。
5 U. Y% p' {, [
她深吸了一口气,空气里混合着机动车排放尾气、人体的汗味还有路面场起的尘土,比起新西兰来,这样的空气算糟糕了。但她瞬间有种想流泪的冲动,因为这是她从前所熟悉的味道。
8 c0 i* V1 g* b' e# k2 x* g
离开中国7年,在异乡打拼,事业有成。
$ S, ^& \* Z( d$ F9 D- ?* X( k
怎么说都算是衣锦还乡。
- \7 i' K7 H7 \. d8 E
排队打到一辆车,往市区开去。邱苒全家移民新西兰,这些年回来过两三次,每次回来,这个城市的模样就会有一些改变。
% x6 K/ e+ x0 G* |
回来干什么呢?她其实也不知道。就当是不开心了,回来散散心。

/ A. m/ v0 q) D( D% t% }8 G
车上放着音乐。一首她从前没听过的歌曲。
) z! Y% n8 x" h" |8 R0 ]  I- G/ m
一个带着磁性的男声在喃喃浅唱,口音是她熟悉的京片子,旋律是令人舒心的民谣。
, q0 P) I% z  X2 F+ I. k% F% i5 t
“师傅,这首歌叫什么名字?”她忍不住开口问。
" `3 l; m' U8 s4 V: Q+ s# w7 X; r+ L
“这歌呀,叫《成都》,现在特别火的一首歌。”司机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。
1 Z8 Y# R5 Z9 r9 Y3 W* r0 @
“《成都》?真好听。”她闭上眼睛,静静地听。
6 T7 |/ b6 }( X  ~
一路上没再跟司机交谈。车子开进五环了,她睁开眼睛,看见窗外昏黄的天空。

* j0 }7 i( X: h3 }
“师傅,我不想进城了,麻烦你掉个头,再把我送回机场。”

1 A5 G: x  u7 f
司机又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,没吱声。在路口处掉头。
0 z6 `  H3 \5 P0 _3 Z6 U2 W0 N

9 f8 n% Q# ?% g. @
02

( a  ]+ T. d* @

4 c( h1 A; Y' _  W
十二个小时后,她站在了成都繁华宽窄巷子上。
7 J; r! a. J7 i0 O( H
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名片,而宽窄巷子就是成都其中的一张。这里有普通的茶馆,十块钱一杯茶可以无限续杯;也有上档次的餐馆,价格不菲;还有入夜后不眠的酒吧,让人尝尽醉生梦死……
; [2 Q! }" X% H4 W" `7 U4 y
现在那首《成都》也成了这个城市的一张名片。她走了很长的路,耳朵里都能听到这首无限循环的歌曲。

2 R6 f1 ?& g6 R* H9 k
后来她走累了,停在一家小餐馆,要一碗面,一瓶饮料。

. O3 K9 [3 q5 k+ ^
不一会儿,来了两个二十多岁模样的年轻人跟她一起拼桌,看上去像一对情侣。男孩子拿起菜单,一股脑儿点了很多的菜:“夫妻肺片,水煮牛肉,麻辣兔头,回锅肉,蒜泥白肉……”
- p% K$ A$ V4 s
女孩子急忙制止他:“别点这么多了,我们哪儿吃得完。”
6 H% D3 z% d( G0 U# ~. H3 t: p7 x1 ^
邱苒心里也嘀咕:“两人能吃得了这么多么?”

# \; l$ Z/ q5 i6 G$ b) Y9 X5 M
男孩子放下菜单:“今天多吃一些,吃好一些。接下来一个月,想再吃点好的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$ L1 C$ W5 a/ _! l" U( v' s2 s
听到这话,邱苒忍不住看了他们一眼,两个人一身休闲运动装扮,看看衣服上的LOGO,也不像是经济条件差的人。本来她不是喜欢八卦的人,但还是抵不住好奇心。
0 _' @) U; F1 U6 u) E" z
“你们两个要准备去哪里吃苦?”
" j; L/ I% I  L* h( w; s
女孩子看向她,笑得有点腼腆:“我们要骑行去拉萨。”
  s6 W; K9 C' D
她惊谔地看着身边这个身材娇弱的女生:“疯了么?放着好好的办公室不待,骑行去拉萨?”
8 j* }; ~& d! T
男孩子在旁边说:“我们一直想去西藏,计划很久了。这次是辞职了出来,完成心愿就再回去找工作。”

- U3 S* R* d0 c; A+ h% r* a" G6 r
邱苒觉得这种做法她很难理解,不可思议:“去西藏可以坐飞机,坐火车,为什么一定要骑自行车去?多辛苦!”

9 c7 \- [- B# u" @+ a/ N
“趁着年轻,还有冲动的勇气。也许人生这辈子,就有这一次机会呢。”女生说。
6 H4 J* u* J( e0 B: H! e+ @# K
“西藏对你们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?”
- M. q; R. P5 t) v$ ^7 @
“那是世界上最后一片难得的净土了,去那里可以净化心灵,洗掉肮脏的灵魂。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女孩子脸上带着向往。
; Q) m. [+ G" g  `) V
邱苒不赞同这样的观点,坏人去了西藏能变好吗?她在外打拼多年,见的多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。她才不相信那些人无缘无故变得心善。

/ [6 U" p  x$ v( u
看着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和她年轻的男朋友,她又把话咽下去了。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世间残忍,留点美好于心间,也好。

) D% U% k- R. u; e+ T7 Q% W
03

: k0 B. {8 X+ @1 O/ s4 m

7 x( H* X2 c5 }
老房闭着眼躺在椅子上,手边一个小几子上放着刚泡好的茶。
他通常都在这个时候午休的。
4 Y& u  Y8 n2 r0 t& r
闭着的眼睛感觉到门口光线变暗,鼻子闻到一股女士用的香水味儿。
6 }3 Y6 w& B9 t2 h8 e
来人了。
& }- r1 u% k, r8 V* g
他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个戴着墨镜,披着长发的女人。

& K/ y) M4 s* g/ f+ R0 c
来人把眼镜摘下:“老板,我想租辆车。”

5 d# }8 g; V$ s/ @# C$ K% [
“你想要什么样的车?”

8 a( ^9 x4 Z  u- x
“大切的越野车。”
$ {% x; Y4 f$ n% Y
老房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她脚上的高跟鞋最少有8公分。

, v8 b# b' U  Q8 i+ S
“小姐,冒昧问一下,你要大切是打算去哪里?”
“西藏。”

& J' c4 k$ i1 x& B) e; \
“你一个人去,还是跟朋友一起?”

/ M) o8 l: P8 _8 f
“一个人。”
3 J) G& Q, ^* n3 `& e
老房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:“大切没有,不过有一辆牧马人。去西藏是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5 l5 W  J) @/ F
邱苒想都没想:“反正都是越野车,牧马人就牧马人。”

  z5 n8 B, z7 E
老房迟疑了一下:“不过……”
; W% L  o  _- L* k( U
邱苒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放心,钱不是问题。”

/ ?* z- u* v1 w2 w
老房连忙摆手解释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你一个女的开车去西藏,不安全。你可以请一个司机兼向导。”
1 V. U  \: g: W* Y$ f+ a
“没事的,我一个人可以应付得过来。”邱苒拒绝了他的建议。

( V) ]& B. B+ r+ @- q2 U: ]1 ^
“那你坐下等会儿,我叫人把车开来。然后我们再办租车手续。”

& I9 R8 A4 B/ }" `* y8 ?. x
老房叫人把车子开过来,邱苒验过车,觉得还算满意,就拿出证件来签合同办手续。

, Q+ q# `$ F0 g$ s- U
看着她的外国护照,老房想了想,还是要说:“姑娘,你现在拿的是国外的护照。路上要是遇到什么问题,还是中国的身份证好使一些。”
% v* C9 r& k8 `/ H6 e
邱苒觉得老房说的话挺有道理。她把手托住脸腮,认真思考了一会儿,看着他:“老板,你可认识做这行工作的人?”
5 a6 T: N( M8 z# p! g
“有,有,他是个很厉害的人,特种部队退伍的。不过我先给打个电话,问问他有没有空。”

, p5 |) g5 U, v
老房就兴冲冲地去拿了电话跑到外边去打。三分钟后进到屋里来,说话语气里带着激动:“我跟你说,姑娘,你真的运气太好了。那个人刚好有空,可以陪你去西藏。我跟你说哦,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,上天下地无所不能。你真的是运气好到爆。”
: I+ H# Q5 q0 {1 F$ A
老房原本是说着标准的普通话,一激动起来,就露出了川普口音。
4 o' ^) n7 I! ^- P  E) E+ q7 V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10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8 T3 l6 A+ g# u2 w( t& g. O- e
04
7 R7 \; h9 A; z8 L) B* i' j: T3 G0 e4 R
一个小时之后,邱苒见到了老房口中很厉害的那个人。
, \0 r9 ?' E6 n, P" j
中等个子,身材削瘦,黑黑的脸庞,还带着一副眼镜。完全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。

* L3 ]( p6 J5 {' X% q( W2 {9 V
邱苒不满地看着老房,意思是就这样的人,还敢说很厉害?

4 N! m4 K8 q$ V
老房不理会她,微胖的脸颊笑起来显得特别猥琐:“楚砚,就是这个姑娘要租车请司机上西藏。”

9 o7 F0 W9 B! X# E% F* y
楚砚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,然后问道:“想上西藏?有没有准备好户外的一些装备,有没有去医院做过体检?”

3 v) T! L1 ^: X
她一脸懵:“装备?还要体检?”
, v' Y* q4 |. u1 O% b
楚砚看她这样子,就知道只是个土豪,心血来潮想去西藏而已。

! ]5 `; B. K" o- R8 v* }
“这样,我们先做过行程计划表。然后今天下午我带你去买些装备,睡袋帐蓬之类的,还有,买两身厚衣服,高跟鞋是不能穿出去了。后天带你去医院先做个体检。”

. W; [. h$ [+ ^4 T! J! u: ?
“呃……”邱苒顿了一下:“买东西没问题,但体检就不要去了。我没有身份证,我身体一向也没有问题。我爸妈都是医生,这个事情我可以保证。”
5 u9 A, w- B" T8 ?
楚砚也不再说别的,拿过老房递过来的钥匙,吩咐她上车。

! ^$ i0 q& s: r' I' u; u$ \
买东西的时候,邱苒才真正感觉到他跟别人的不一样。做事情很有效率,买的东西都是实用不花哨的。邱苒想买个漂亮的水杯,被他制止了。然后他转手拿了一个看上去又土又丑的保温杯。
. W. e- E" N( ^, o$ R7 ?
后来他还带她去了春熙路,看成都最繁华的地段,川流不息的人群。邱苒提出要吃麻辣火锅,他不准她吃。理由是如果肠胃不适合,容易拉肚子,影响他们进藏。
- _4 o) s5 r; o4 k0 _8 y& `( @
邱苒真就听他的话了。

2 R- R. H* S  r  e2 h
她在成都休整了两天。然后跟着楚砚,开着牧马人,进藏了。
; D& g: h/ r7 q

) U8 f" t+ }" M& y' y& |( n

% ]# C1 n$ g* T4 b* R( f: ]5 J) J
05
6 S& X! x' i8 v; l. A9 L4 w
! h) a) B  L5 r5 ^4 m
车子疾行在318国道上。蜀地山青水秀,风景迷人。
" _0 ?: P+ r9 D0 A/ F
邱苒坐在副驾驶上低头玩手机,无心赏景。楚砚全神贯注地在开车,与她零交流。

: k& L% {0 Z( T% N: f2 x
她其实是想跟他说说话的,但又感觉很尴尬。在她的印象里,当过兵的人一般都刻板、木讷,死心眼。

/ U, ^- }* G2 ?2 w( w1 ?
他已经退伍多年,邱苒还能从在身上感觉到冷肃的杀气,尤其是他的眼睛,向她望来时,隔着镜片她都的心都会无意识地哆嗦一阵。
1 H4 K2 `" `! S; m9 S9 H7 e
沉默中她睡过去了。醒来时,发现车子停下来了。
3 j1 V1 H1 N& h& t5 ?: o
她以为是到服务站了。四周是群山,没有人烟。

+ k6 _" Q" \4 y6 y% g6 z; k
前方有一队军车朝他们开过来。楚砚是把车停下,让他们先行。

  p: }. i8 w" @7 N5 Y, Z4 O; ]" K
等到车子重新启动的时候,邱苒问他:“你认识他们吗?”
( z$ I9 I2 d* N* {8 b
“不认识。我以前当过兵,对军队有特殊的感情。”

0 W, b( a$ T. W
“老房说你以前在特种部队服役,但我看来,感觉你根本不像一个当过兵的人。”

+ D- x5 a5 J( ]5 M5 \- p
楚砚笑了:“你对特种部队军人的印象,是美剧里的那种大块头,像施瓦辛格和史泰龙那样。但是中国人并不具备那样的身体条件,而且块头太大,在特种部队并没有什么优势。我们不是拿着武器上战场硬碰硬,更多的时候是敌后伪装渗透,为战争赢得先机。通常是别人看不到的地方。”  
0 X; n. W4 G3 Q3 k7 z
谈起旧事,他兴致勃勃。
! r8 O/ s8 B& ^; ~5 ?% @; r
“你在特种部队担负什么岗位?”

5 _& e7 ]( s5 S
“狙击手。”
& {1 w9 G( I- @* m/ b  U6 s
“狙击手?”邱苒惊呼起来:“那你现在怎么戴着眼镜?狙击手视力应该很好才对。”
. M1 G/ d5 w3 x7 r5 r8 m2 i5 A
“在一次任务中,为了打掉敌方的探照灯,被强光灼伤了视网膜。后来不能再上一线作战,我就退了。”说到这里,刚才还带着光的眼睛瞬间黯了一点。

* j. D4 j& {, ]/ M5 z
邱苒感觉到了他的落寞,急忙转移话题:“我们大概到哪里可以休息一下?”

" k( f& K8 ~9 b- z9 _  P
楚砚也察觉到自己似乎有点失态了,急忙调整了一下情绪:“如果你累了,我们到下个服务站就停车休息。”

0 b* P+ z6 y  Z: W6 K/ z( k$ Q
06

4 m% F/ r" A- Z: K6 b: d/ i5 R2 }8 Y
窗外的风景,随着西进,慢慢变了模样。

  ^+ t  o* s+ J/ C1 A
海拔升高了,窗外的风景由青山绿水过渡到了川西的高原。车子常常才下了一座山,接着又爬另一座山。

# l0 b* ?9 A2 x6 O! r
楚砚开车技术非常稳,这让邱苒觉得很有安全感。吃饭休息住宿这些事情,也早早安排好。刚上路两天,两人还是有点拘束。

( y1 u* m' l6 T+ O. n6 I4 {  h
第三天早上,他们离开旅馆准备上路时,另一辆车子刚启动,驾驶员开着车载音响,声音放得特别大,正放着那首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主题曲《我和你》。
  [8 u, t  n' P7 k
邱苒上了车之后就对楚砚说:“我08年去现场听过那首歌。”
+ O6 t$ y& _' w( S
楚砚笑了:“我也在现场。”
& [. F5 b% C, S6 @2 Q
“是吗?那我们有可能见过面哦。”
7 C2 O% J- C+ X2 E6 a7 _6 T; @
他摇摇头:“我在鸟巢外面的大灯下趴着,灯太热,差点没把我烤死。”

- Q! \4 T8 ^8 x) b
“那我可能从你面前走过呢!”她傻笑。

8 w1 a$ L4 M& r' Z' d
因为有了这样的际遇,两个人瞬间就像失散了多年的老友,熟络起来。
0 Z+ T. z' A( h, R" e% o
他给她讲当兵的经历,任苒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崇拜他了。
' i6 D/ w3 b9 h0 L/ ?; S- x
她给他讲移民新西兰后的生活,讲到心酸处,还忍不住流泪。
" \4 w- B! O$ I6 R/ k
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,随着时间,行程,地理条件的变化,感情会有升华的机会。
( X0 v7 d( p0 u0 Y$ D) v; R
进入藏区之后,邱苒起了高原反应,难受的时候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。楚砚体贴地给她吸氧,帮她做头部按摩,还给她打热水泡脚。把她感动得一塌糊涂,借口头疼,扎进他的怀里,蹭了他一身的眼泪鼻涕。
6 d1 {) J& ?# U" M# P( Y- R) b% i8 ]. j
楚砚用手轻抚她的头发,安慰她:“不要怕,有我在这里。”

6 S. {$ b$ w0 e) p! v; F; [( s! ^4 |
这下她就撒娇耍赖了:“今晚你陪在我身边吧。你睡床,我睡沙发,好不好?”
. n- s, U$ R. C+ n
楚砚当然不同意:“怎么可以让你睡沙发?你好好睡觉,我不走就是了,我在边上陪着你。”

6 z  k& p- Q& O& V! T* A
邱苒半夜醒来,看见他和衣躺在边上的沙发上。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边,俯身朝他嘴辰轻轻一吻。
# r! M$ h1 f  F5 \# Q7 \

# d+ X1 z, l& }& ~7 \
, ^( N! H& Y4 x+ u1 ~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1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
% i  A' y, J- N% W3 T
07

+ j, B& M8 ^2 K. Q" e( f5 ?1 G: C$ k
怒江大桥,川藏线上的咽喉要塞。
) D" N% C% q$ ~4 |& U' Y
大桥横垮在湍急的怒江上,两边是绵延不绝的群山。山上难见绿树,只有山脚处平缓的地方,才看到一层薄薄的草皮。
% h8 y7 C3 J* _) M. ^  |
车子在桥头前停下,前面已经停了三辆车子了。

8 A7 i- m) b' J1 _* j( s
邱苒把脖子伸向前:“怎么停车了?前面是不是出事故了?”
( V8 F& u, M* N% H1 q
楚砚打开车门:“下车吧,过怒江大桥要停车检查的。对了,这里也不能拍照。”
( y+ u% ~: U- g, f% s' Z2 v
她跟着下车,不多久,两个武警战士就过来检查他们的车子还有行李。
) R+ F! N6 i# o& J
通行后,邱苒不是很明白,为什么要在这深山之中安排武警驻守。

  X5 j! D. `7 v, c0 l
楚砚开着车,往回看了一眼:“这里是川藏线的咽喉之处,也是军事重地。”

0 I! l# }- J) i4 R; Z7 y* P- i% C' E/ M
然后他叹了一口气:“以前在我部队,常觉得我们很辛苦。然而上了川藏线,看到川藏线上的运输兵,怒江大桥的武警,觉得他们比我们更不容易。看这恶劣的地理条件,寂寞又孤独,有些人一守就是好几年。”

2 ^/ O9 \) G: q$ `0 j" d
邱苒觉得时机来了:“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工作,或者到国外去。我在国外做着很大的项目。”

5 Z/ L$ w7 l. m+ Y, g7 l
他看了她一眼:“我现在出不去。我觉得这样的工作也挺好,自由自在。”

) O5 c$ m* o% [! T8 h2 b7 k: g* C
“可是很辛苦的,而且,收入也不稳定。”
# N/ y0 d5 u; j: q5 j0 i
“相比那些年纪轻轻就死去的战友,能活着,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。”
, |1 a$ ~8 b/ k- H' s
邱苒没法再接他的话,车里一阵沉默。
! |1 j" c; u7 A' R: C
到了林芝,南迦巴瓦峰是不能错过的风景。

$ r* Y' I$ V4 n$ t( o
南迦巴瓦峰是当地居民心中的圣山,常年被云雾笼罩,想看到它,只能靠运气。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。听当地人说,南迦巴瓦峰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露面了。很多摄影发烧友,为了能一睹圣山的面容,在景区附近已经搭了一个月的帐篷了。
; |" j  C& E- X
邱苒雀跃:“今晚我们也搭帐篷吧!”
7 |% i' m3 b% r
楚砚不同意:“不行,你会感冒的。”
4 N/ O* v  |9 A8 T
“我们也差不多到拉萨了,能用帐篷的机会不多了。就住一晚上,好不好?别忘了,我可是你的雇主呢。”

$ W4 B0 `1 g# F; e0 s7 f4 N
听她这般蛮横的撒娇,楚砚不语。把车停在一处空旷点的地方,就开始搬东西搭帐篷。
- ^, }4 G! h8 q, p2 F- k
她站在边上看着他忙碌,问道:“要不要我帮忙?”

6 p5 ~/ c6 w4 G/ ?+ v: P
他头也不抬:“不用,你老实在一边呆着就行。”
7 H; K/ `; T3 l4 r# }( B
“你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,找到你跟我一起来,我真是找对人了。”她非常地崇拜她。
* g* N+ w5 B: S& e5 e4 Q
然后她又嘀咕:“要是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了。”
0 u6 J8 N3 U* Y1 m& @! G' o' g  \
两个单人帐篷并排扎在一起。睡觉前,邱苒拉开帐蓬的拉链,然后转头看向楚砚:“晚上你不会骚扰我吧?”

) M0 ]; b% E6 W7 l. ~- D9 |) g7 Q
“不会。”他很坚定地说。

4 a* h+ y( R, I5 P6 Y
“但是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,去骚扰你。”
- R7 X8 V. U2 g, c: S3 J
“你不能矜持一点吗?”他问道。

5 p" S5 p8 B! L
“不能。”她狡黠地说。

2 U2 }$ |0 B! A, B
08
$ E, h! c( S: C) j: P

# l9 w5 F  _" o+ j  j9 m& ~: x- g
第二天中午,他们在吃午饭,外面一阵骚动。两人还不明就理,只听见人群中有人高喊:“南迦巴瓦峰现身啦。”然后一大群人都不吃饭了,扔下碗筷就往外跑。

9 R6 [) c* a. {8 R% L1 i4 b7 y
邱苒也拉着楚砚往外走。
4 ~* {% ]! Z9 W1 Z) O7 |- W
晴朗的天空下,终年被白雪覆盖的南迦巴瓦峰现出了身影。
& W/ G( t8 O8 `+ j4 a5 X
她激动得搂住楚砚的脖子:“啊!我们太幸运了。十年才得一见的南迦巴瓦峰竟然让我们看见了。太幸运了!我要许愿!”
& i- u  {  n8 T  Q6 a/ J
然后她闭上眼睛,双手合十,认真地许愿。
9 i" R, O$ `& i, V( V. W1 `: Q1 D) A
后来,他们顺利抵达萨,看了布拉达宫,大昭寺,还去了纳木措、珠峰……尽管路途艰险,但每一个时刻,都是有意义的。

8 B! B& ]  @" z
邱苒很开心,但一想到最后的分别,又感伤。每过一天,意味着离别的时间越来越近。
+ G: p; f# @  b
在拉萨的最后一天,俩人晚上到布达拉宫正前广场上散步。

, v+ B8 c( @; F. }: A
望着雄伟的布达拉宫,楚砚对邱苒说:“明天我们走滇藏线,好吗?”

, l2 n% a6 }6 E" A9 c$ b
“为什么?”这个决定太突然了,这不像是他的作风。原来他们是计划走青藏线出藏,再走西安回到成都的。

/ m& _1 g( b1 Z' \: M# f
“我觉得南线的风景更漂亮些。你可以看到大理苍山洱海的风花雪月,泸沽湖摩梭族人的风俗人情,还有香格里拉和丽江古城。”他如是说。
$ N9 P3 \' ]( Q6 D7 [" A" b+ ]
对于邱苒来说,走哪条路她都无所谓。只要有他陪着,去哪她都敢去。
1 d8 N9 T, |& g2 o- g9 E' i4 C
“成,听你的。”

2 m5 x- Y- }" k* A
09

0 G/ i0 R+ S, t! q, \+ W# j

! a5 s8 D7 J/ U% t% H0 _5 p: s- x) O
泛舟于洱海,远眺苍山,在束河古镇享受轻闲的午后;在香格里拉捡菌子,在丽江古城不夜的酒吧畅饮,在纳西民居牵手跳舞……

6 }$ V3 x/ P4 l
邱苒觉得,这将近一个月的生活,是她这三十年来过得最舒服的日子。

9 M, ]0 k# c* s
只是,再美好的日子也会结束。

7 k' E% x5 R6 ~
最后,他们到达昆明。
  R3 e6 v, `$ z( G# K
找了地方住下。才吃了晚饭,楚砚就到房间来找她。
) D0 {. A% X' E
“我有些事,要在昆明单独停留三天左右。我们现在有两个方案,第一个,你不等我,自己把车从昆明开回成都。第二,你自己在昆明玩三天,等我回来再回成都。”
7 ~" F2 y) e7 k( v
邱苒听完,思考了一下:“其实还有第三条,我可以自己在昆明起飞北京,你把车子开回成都还给老房。”

- S7 k: A4 O- a- x( C6 |
“这样也行。”

, o7 a/ Z4 N$ Z% r* I
“我还有第四条,我跟着你,我们一起回成都。可以吗?”说到这里,邱苒已是满眼泪水。
3 o- S& `! d. w8 K2 C
楚砚见她这副模样,手忙脚乱给她擦眼泪:“你想跟着就去吧。别哭了,又不是多大的事情。”
9 [  ]' D( g( h2 N% h% v: D% z1 v
她才破涕为笑:“我就想跟你多呆一些时间。”
. w7 X* T# _! d! x! ?: @
车子疾行在高速路上,一路向西。

; c4 R) c& U/ f$ R  N8 d0 G1 s! Y
她没问要去哪里,他也没说。只是从路标上,看到了石林、弥勒、文山、砚山。在砚山休息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又出发,开了很久的山路,到达中越边境的一处界碑。

3 I$ q8 i# T1 D/ D9 c
她感觉到他的情绪起了很大的变化,头天晚上一改往日健谈的风格,变得狂躁起来。开车的时候,好几次因为他的走神,差点翻下了路基。
7 V9 I. |- h8 A9 w) F2 @; i
他们在界碑旁边呆了很久,直到天色暗了。
. F4 ~' F) O% t8 d6 Q' B

% b3 |5 c) ^& g8 l1 G( {9 l; |7 I6 ^" m5 \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发表于 2017-7-23 1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热!多喝点水.% S6 E) p( p+ A* I) g
尽量减少外出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11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夏寒冰 于 2017-7-23 12:03 编辑 & E+ r' D/ {8 g) W# {
1 m; T/ g+ C) ^2 p6 b& |
10

$ `) u4 C, Y( g
他还舍不得走。

8 o' R& V0 i; a! u# u( J
“那年,我们接到一次任务,是到中越边境打击越境毒贩。我们在砚山下的飞机,然后到离这里不远的边镜线。”

3 Z% {2 M6 d! U8 F
“小胖跟我一起搭档,他是我的观察手。我们在边境线上伪装潜伏了三天三夜。小胖这个人很有意思,他能入选我们特种大队,完全是因为能躲会藏,体能考核似乎从来没及格过。但他是个非常优秀的观察手,肉眼测距观察是他的强项。”

& G$ b6 c% x- W
“后来我们遭遇了一场恶战,敌方装备精良,还有一个狙击手。”
3 ~1 Q+ l$ z2 b7 {- Q: o& s. o
“我锁定了狙击手,同时也被对方锁定。双方都不敢动。”
- q9 r$ T, J: A1 E8 e& X4 l% E
“前指炮火支援上来了。命我后退,他们给予炮火打击。但是我们都动弹不得,只要我一动,就会被爆头。而之前被打散的毒犯,正往界碑方向逃窜。”
) k& E5 s! v, \: B0 Z
“小胖站起来了,被敌方一枪命中。我也抓住了机会,一枪爆掉那个狙击手。”
1 i, _8 Z2 _. A+ N, c  E' ]! c  Y* C
“小胖就那样倒在了我的身边。那时候他不过才二十二岁。”

, E) B2 [7 j- b; }
邱苒上前搂住他的手,头靠在他身上。

: D& v9 B: W/ Z! h4 {/ ~2 h3 o
“还是云南,中缅交界处的原始森林。那年我带了一个小队,还有中科院的一个院士,一起去搜集原始森林里的植物资料。那里以前从来没有人进去过。我们有一个队员,被一种带着剧毒的蜘蛛咬了一口。没多久,人就不行了。”

: R8 X9 h& l0 X2 }
“那片森林,我前后去了三次,终于完成了任务。”
4 @" O6 d: {2 q% P$ i
“我常常会想起他们,与我并肩战斗过的兄弟。他们的生命,永远那么年轻。”

# X+ X" `& K! n) `
他用手抹了一把眼睛:“走吧,太晚了,先找个地方住。我明天再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。”
0 U: F) R/ K( j
11

& }& |7 l# U. g0 s: {) [' b9 G7 x
0 |) w2 Y' o' L, E
麻栗坡烈士陵园。盛夏午后,空荡安静。偶尔有风,缓缓吹过。

! z* y% n& Z# r- S2 F
楚砚买了一瓶白酒,几个杯子,还有钱纸蜡烛香。
- p% i: {1 {; D" ~# ~( G
登上阶梯,在一片墓碑边缘,找到一块墓碑。

; `! k6 g& f8 Z4 J, {& a9 V
墓碑是新立的。照片上的人,穿着绿色军装,五官帅气逼人。

: ]8 |: ~" f* w
邱苒仔细看着墓碑上的字。李明宇,生于1987年,2016年在中缅边镜执行任务时因公牺牲,时年29岁。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并追记一等功。
) S# C; [# U# i
楚砚点好蜡烛,插好香火,倒了两杯酒 ,一杯放在墓前,一杯自己拿着:“猫头鹰,来,喝一个。”说完一饮而尽。
# c+ Q0 {* `( G$ i/ K
然后又倒了一杯酒:“猫头鹰,喝呀!”没有人应他。只有身边的树叶沙沙响。

  @! T( P( ~5 t& o; d+ T
喝完第三杯,他一手抚着墓碑,头倚在墓碑上:“当年,我们一起从装甲师被挑到特种大队,后来一起去国关,一起出了大大小小好多次任务。当年,我们XX四鹰战功赫赫,风光无数。如今,你们三个人都离我而去,我这只鹰,折了翅膀,永远也飞不起来了。”

4 t; P  z& f8 g, n" B
“你说,你是不是傻,你为什么非要回去?当时受伤了,为什么要拒绝治疗?背个处分就背处分,难道命不比处分重要吗?”

5 {- F0 h$ C/ V9 V
他转过头,跟邱苒说话:“我跟你说,躺在这里的这个李明宇,是个大傻瓜。”

- _$ Z2 B( S" m! ~- ]
邱苒看着他,有点难过:“他不傻,你喝多了。”
9 Y8 D2 p6 S; h/ d/ x6 @
“嗯,他不傻。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名牌大学毕业,进了部队,还是特种部队。全军第一批无人机侦察学员。后来转业,自己开着一家健身馆,生意做得风风火火。一纸国防动员令就把他召回了。这个国防动员令是自愿,不是强制。他就回部队了,因为他觉得部队需要他。”
4 ], j  [: l# T( L, N
“他后来出任务,在云南耿马县出车祸,当时受了很重的伤。”
' g& w0 k7 q& Y: s6 J# q; |
说到这里,他难过得说不出话来。

# e. C9 {, T" ^
“我都可以想象,他一定是满身是血。交警来了,当地的急救车也来了。他只说了一句话:‘我是特种部队护送机要到这里来的,请帮我联系当地驻军机要部门,其余人员谁敢靠近一步我就开枪。’他就那样握着枪硬撑着。”

$ [3 N+ O% P5 }: }$ r
“谁也不敢靠近他。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,与机要部门交接之后,才由昆明陆军总院紧急抢救。后来直升飞机飞北京301,但是已经没办法了。”

9 g1 `' f& @1 a9 d2 a5 B; L& d! h' ?6 g
“曾经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人,但跟他比起来,我还差得很远。”
2 O! k4 u, a9 V; H% S
他絮絮叨叨,跟邱苒说了很多他们之间的往事。
- ]; U) w+ X5 _/ j6 o/ X" G# n
& k6 W( ?4 B5 W( X' \: n
12

6 w2 m; z6 n8 E7 X* @1 y( g
2 P' r7 H% Q, V. v/ \
回到麻栗坡县城,已经是傍晚。
' p1 v9 h* b; W6 c
住的宾馆旁边是个超市,从远处看见超市周围围着一大群人。凭着直觉,楚砚知道一定是出事了。

- L$ C4 \" s( ^+ M
穷凶极恶的歹徒拿刀挟持了人质,以此跟警方谈判。

# x9 O# J* N/ P% u, w' @- Y5 n" \6 x
他环顾了四周,特警已经在有利的地方布置了狙击手,突击人员也已经准备到位。他拉着邱苒走开了。
; M! ^% A* ~2 z5 ?
“前几年,还在部队时,我们也配合特警处置了一次解救人质的行动。当时罪犯是躲在玻璃门背后。警方原来的预案是狙击手直接射击,我跟他们说那样不行,要考虑到折角,还有子弹冲击,玻璃缓冲的影响。他们没有听,第一枪就打偏了,我跟着补了一枪。”

" j! b+ G2 X/ {0 i& e
“后来特警大队就派人到我们单位学习来了。今天我们去看的李明宇,给他们当教官。”
4 R1 t0 S  W4 g- O1 E5 C
“他对他们说:你们有比武,还能争个第一第二名。我们没有,我们的第一名,是抬着回来的。因为这一句话,有个女特警爱上了他。”

' n, g0 |/ s8 Z! O4 z3 o
“但是他没有接受。我们还笑他傻。”
9 P3 M" M' x/ j$ F5 a
街边的路灯亮起来了,他站在邱苒面前:“邱苒,明天你就走吧。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。我不能跟你到国外,我也不想离开这里。我要留下来,可以常常去看看我那些已经牺牲了的战友。他们很多人,是被外人遗忘甚至是无从知晓的。”
5 k) U# R) r! ~
“我不否认,我对你动过心。但是你应该拥有更广阔的天空,那是我无法给予,也无法抵达的高度。”

0 p. p. \* P& B3 ?& C( t! H+ T& D: L
13

0 Q1 y7 W0 ^! b1 e
# ~3 Y8 E+ i+ O$ j; X
昆明长水机场。

2 A3 t6 \! F% o- l; Z
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,把手搭在眼前,抬头看着天空。

" o' I* N0 B* [0 a1 V; Z5 d$ D
蔚蓝的天空上,一架波音客机缓缓飞过。
2 g1 C" a5 ~7 f1 a
昨晚,他对她说:“我对你动过心,但我无法给予你更多的爱。”

, V& s# d& V* L9 Z8 _7 P
她了然,动心不是爱。没有爱的两个人,是没法走到一起的。

0 S  A. B. E; Q' z6 d$ S+ s" \/ p
她想起他们曾经在纳西族民居牵手跳过的舞。他的手,粗糙又温暖。曲终时,他礼貌地把手拿回。
; {2 S8 ?: d3 [0 Y% o) |1 j
她邀他再跳一次舞,最后一支舞。旋转之间,泪眼朦胧。
! Y! z0 o) z$ t/ O! r- w" X9 V
他最后靠在车旁,回想起那个晚上,她俯身吻他,鼻尖尽是她独有的芬芳。

- J  f: |: g5 @  m  n# {% l& W5 J
有些感情,始于动心,终于理智。
2 v4 m7 n$ Z; H) T0 \

5 y( W& [* g. r- U
最小.jpg
1 r" [, n( M/ \3 Y( {' {
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雨蕴无声(ID:liyun12247)
文字无声,却可暖心
我有很多很多的故事
要慢慢说给你们听

* A9 g; [/ h  ^( A- I. w0 Y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发表于 2017-7-23 2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冰冰,时隔近一年,你终于回归了!你的故事总能不经意的挑动心底最柔软的部分。
, o: e/ e% c# z, K# q( l
6 h& L- p, |  y+ h3 B; `6 t' b有些感情,也许彼此放手相望比日日相守更合适,
; R8 o. i! w! e' o! i2 r: ~
9 f9 M5 j+ |( J2 P本来此生相逢,就已经是前世相欠的缘分,而能相知相识,就更是今生相信相容所修来的福份,惜缘惜福…
: ~8 \9 b& J4 S0 o  Y3 }% ?! \7 n* T1 R9 \) p" _4 }! C7 A* x
逝者已矣,点滴永留你我心中,
8 `0 P$ {# Q" M, ?7 w# Z4 b; H
8 P: X$ S% d% Q% O/ d生者长安,愿岁月能温柔以待……

点评

我们都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努力前行,才不辜负替我们负重前行的人 唯愿我们都安好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7-23 20:16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20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军萤 发表于 2017-7-23 20:00- H2 a0 }" g% G3 e8 V+ K$ Z
小冰冰,时隔近一年,你终于回归了!你的故事总能不经意的挑动心底最柔软的部分。0 c1 _2 @; Y+ D4 l+ R( T
" y; l. S$ V( g& l. P! K
有些感情,也许彼此放 ...
3 s+ j# J7 n3 d% C2 C
我们都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努力前行,才不辜负替我们负重前行的人: w+ X6 @6 Y  H9 ]' U
唯愿我们都安好
, a7 T3 ~# ~# b* |) e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发表于 2017-7-29 1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寒冰,不知道还记得不???三年后又回到了这个地方,迷茫过,难受过,忽然明白了,相望比较合适!!!

点评

记得,我们还在一个群里吧。时间过得真快,岁月不饶人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7-30 11:07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30 1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银火树 发表于 2017-7-29 16:53% E2 i# ?8 T1 c) Q! P; z
寒冰,不知道还记得不???三年后又回到了这个地方,迷茫过,难受过,忽然明白了,相望比较合适!!!

- i( D: C1 b+ ^3 C7 I8 f记得,我们还在一个群里吧。时间过得真快,岁月不饶人
, D, v% l1 T& A( l/ \! q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发表于 2017-8-12 20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祝平安喜乐幸福
5281是我家,我们一起呵护她。网络净土,心灵家园。欢迎大家关注论坛微信公众号:ilovebayi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5281论坛  工信部备案:陕ICP备12011290号 公安部备案:61019002000648 

GMT+8, 2019-9-16 18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